對人需要的探討

By | 2011/09/06

經節:約翰福音二章1~11節

 

人需要神

  美國電腦大亨比爾蓋茲,他是世上的首富之一。請問,他有沒有名聲?有;他有沒有權勢?有;他有沒有財富?有。人活著就是追求名聲、權勢、財富。人擁有了這三樣,他就好像擁有了人生一切的美滿。若真是這樣,他還缺什麼呢?我想他應該結婚了,如果沒有,恐怕等著嫁給他的人,早就多到大排長龍了。同時,我相信他也有孩子了。這樣看來,無論在物質上、在精神上,他應該都是滿足的。

  但你若問他,蓋茲先生,你到底滿不滿足?他也許就會告訴你,就著成就,我滿足了;就著名聲,我滿足了;就著權力,我滿足了;就著家庭,我想我應該也滿足了。但是,你看見他依然不斷的在尋求,也永無止盡的在追求。人很奇怪,即使他什麼都有了,還是覺得不滿足。

  人活在地上有許多的需要,所以他有許多的追求。但無論他有多少的追求,他仍然不滿足。為什麼?因為在他的深處還有一個需要,除非他滿足了這個需要,要不然,當他走完了這一生,他會若有所失,也會蹉跎嘆息。這個需要到底是什麼?就是神!正如聖經所說,「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……將生命氣息賜給萬人……要叫他們尋求神。」(徒十七24,25,27)

神需要人

  「不僅人需要神,神也需要人。」這並不是我們天然觀念裡所有的。在我們的觀念裡,神乃是全有全足全豐的,祂什麼也不需要。這在邏輯上是對的,但事實上卻不是這樣。

  當你問神,「神啊,你還需要什麼?」理論上,神會告訴你,「我是全有—所有的東西都是屬於我的,甚至連人也是屬於我的。我是全足—無論誰遇見我,我都能叫他有充足的智慧和力量。我是全豐—無論你要什麼,只要你來找我,我都給你。即便如此,我還是不滿足。為什麼?因為我不僅願意把自己完全給你,也願意作一切與你有益的事,我更巴望你來接觸我、來認識 我、來得著我、來享受經歷我,甚至永遠與我同住。惟有你才是我真正的滿足。」

  有人也許會說,我們也找神啊。那我就要請問你,你什麼時候找過神?都是神來找你的。就算你來找神,當你告訴神說,「神哪,求你幫助我。我希望能過一個好的生活,我希望能活得長壽,我希望能作一個好人。」表面上你好像在找神,事實上你只是需要神的幫助而已,你所要的並不是神自己。所以,無論你怎麼禱告,你還是不能滿足神。

娶親的筵席

  約翰福音第一章說到神和神的需要,第二章就說到人和人的需要。神有一個需要,人也有一個需要;神的需要必須得著滿足,人的需要也必須得著滿足。

  約翰福音第二章的頭一部分,說到主耶穌在地上所行的第一個神蹟,就是祂在一個娶親的筵席裡將水變為酒。第二章一開頭就說,「第三日,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親的筵席,耶穌的母親在那裡。」在加利利這個城裡有一個結婚筵席,主耶穌的母親受邀出席這個盛筵,不但她去了,她把主耶穌和主耶穌的門徒也一同帶去了,所以第二節說,「耶穌和祂的門徒也被請去赴婚筵。」這裡所說猶太人的婚筵,也許就如中國人那種好客的文化,什麼樣的人都請來。在這個筵席裡,「酒用盡了,耶穌的母親對祂說,他們沒有酒了。」(約二3)這說出在人生的筵席中,酒(表徵人生的追求和享受)總是有用盡的時候。

人是石缸

  第六節說,「照猶太人潔淨的規矩,有六口石缸擺在那裡,每口可盛兩三桶水。」「六」這個數字在聖經中是指人的數字,因為人是第六天造的(創一26~31)。還有,「石缸」說出我們這些人乃是受造的器皿。

  凡器皿被造都是有專特的用途。人被造就是一口盛裝生命的石缸。這裡的生命是指神的生命,說出人是盛裝神的容器。

  朋友們,我看你們個個長得這麼體面,就知道你們是受過教育的。為什麼你要受教育?因為你是一口缸;也因著你是一口缸,你就需要不斷的把東西往裡面裝。有的人裝學問,有的人裝事業,有的人裝婚姻,有的人裝娛樂。有的人才裝了二十多年,有的人已經裝了快七十年了,但有一件事頂希奇,無論人裡面裝什麼,無論人裝了多久,這一口缸似乎永遠裝不滿。人活在地上,不是「兩三桶水」就能夠滿足的;甚至倒數百桶水進去,人還是沒有滿足。為什麼?因為人這口「石缸」裝錯東西了。

  還有,照著猶太人潔淨的規矩,經過石缸的水一洗,人應該就乾淨了,人也應該就滿足了。譬如我們常講,這個人沒有受過什麼教育,真是粗魯,一點修養也沒有。或者我們會說,那個人一點成就也沒有,真是沒有出息。因此,照著「潔淨」的規矩,那些受人指責的就拼命往自己裡頭倒「水」-不斷的接受教育,得了一個學位再讀一個學位;也拼命的搞前途,一個事業再接一個事業。人無論怎麼作,總是渴望自己得著潔淨,得著滿足;但不知怎麼回事,無論他怎麼裝、怎麼追求,也無論別人怎麼肯定他,甚至讚揚他,他這口「石缸」所裝的「水」總是不能潔淨他,總是不能滿足他。

  那麼你會問,為什麼經過這麼多的「裝」,這麼多的「潔淨」,人還是不潔淨?人還是不滿足?因為人所說的潔淨,人所說的滿足都是外面的,不是裡面的。別人只能看你的外面,卻不能看你的裡面。你們有沒有人敢講,我把我的心打開給你看看,我把我腦子所想的打開給你看看,我把我裡面的東西打開給你看看?我告訴你,沒有人敢。人的外面雖然得潔淨了,裡面仍然滿了各樣的邪情私慾,這就是主所說的,「你們……潔淨杯盤的外面,你們裡面卻滿了勒索和邪惡。無知的人哪,那造外面的,不也造裡面麼?」(路十一39~40)

人是不滿足的

  有的人以為得著學位就夠了,等他得了學位以後,還是覺得不滿足;有的人以為結婚就夠了,等他結了婚以後,還是覺得不滿足。我告訴你,即使兩個人彼此相愛,這兩口「石缸」還是不滿足。我不是說婚姻本身叫人不滿足,我是說結婚的人不滿足。人即使有了好丈夫或好妻子,也有好兒子、好女兒,並且盼望兒女都有好前途……,但無論如何,至終人還是不滿足。

  人的盼望是無窮盡的。人在美國,就想大陸;人在大陸,就想美國;沒有事業,就想事業;有了事業,就想退休;退休以後,還想找事作;人似乎永遠不滿足。所以聖經就給人取個名字叫「石缸」,說出你這個被造的人有一個特點,那就是你會不斷的往裡頭裝東西,但是無論你怎麼裝,你裡頭還是不滿足。

  你為什麼離鄉背井來美國、來加拿大?因為你不滿足,也因為你不滿足,你就想要有更多、更高的追求。但無論你怎麼追求,就如孔夫子所說的,「不知生,焉知死?」意思是說,我不知道所謂的人生,也不清楚人活著的目的,更不用題人死後的事;這似乎說出連一生在追求人生最高目的的孔夫子,也是不滿足的。

  不僅這樣,孔夫子還說,「獲罪於天,無所禱也。」意思是說,在神面前,我是個罪人,我怎麼可以禱告?我裡面是罪,外面是罪,想的是罪,活的也是罪,我完全活在罪的綑綁裡,也活在虛空的轄制裡。我想潔淨自己,但是再多的教育,再多的修養,再多的成就也潔淨不了我。我想要得著滿足,我也倒了各樣的「水」進來,但我這口「石缸」還是不滿足。

變水為酒

  那麼,人要如何得著滿足呢?聖經說,「耶穌對僕人說,把缸倒滿了水。他們就倒滿了,直到缸口。」(約二7)這是人得著滿足的第一步。但是,雖然人這口「石缸」裡裝滿了水,水頂多叫人得以潔淨,並不會叫人有真實的滿足。

  然後,「耶穌又說,現在舀出來,送給管筵席的。他們就送了去。管筵席的嘗了那水變的酒,並不知道是那裡來的。只有舀水的僕人知道。管筵席的便叫新郎來,對他說,人都是先擺上好酒,等客人喝足了,才擺上次等的,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。」(約二8~10)事實上,作新郎的一定是先把好酒拿給大家喝,好與人一同歡樂。但無論多好的酒,和主耶穌所變的酒一比較,都變成了次酒、爛酒。

  管筵席的所說的話,是一幅人生的寫照:人生開始都是好酒,到後來就變成了次酒,至終酒就用盡了(約二3)。人生就是這樣。年輕時擺上的是好酒,年老後擺上的就是次酒,再來就沒有酒了。人生最好的酒是兒童時期,生活真滿足;慢慢的,人越變越老,酒就越來越差,越來越少,到最後就沒有了。

  我願意告訴你們,在一九五三年一月一日,我從教會的會所門口經過,有個人要把我拉進去聽福音,我隨便敷衍他說,「我回家辦件事後再來。」其實我並不想去,但回家掙扎了好久,我還是去了。奇妙的是,那天晚上聚完會後,我有一個感覺:我要信耶穌。後來有位弟兄幫助我禱告,我就迷迷糊糊的接受了主。

  然後,我拿了一張單子回家,上面有幾個問題要我填答,例如,「你信耶穌嗎?」「你信耶穌是神的兒子嗎?」「你得救了嗎?」「你的罪得赦免了嗎?」等等,當我答到「你以後還會犯罪嗎?」這一題時,我想了想,信耶穌絕對不會犯罪,所以就答不會再犯罪。我告訴你,我的答案是錯的,但我的感覺是滿足的。現在回頭想想,五十年以前的我,膽子怎麼會這麼大,竟然敢說我信耶穌以後就不會再犯罪?無論如何,我就是那麼喜樂、那麼滿足。第二天早上起來,我感覺我是一個全新的人!

  當時我所讀的是台北有名的中學,它有個特點,就是專門培養未來的領袖。那時,我每次講我的人生抱負給人聽,我就覺得很光彩,但我還是不滿足。直等到我信主、愛主以後,我這個人就變了,我的人生就變了,我人生的意義就變了,我的存在就變了,我存在的中心也變了:從前我是為理想活、為前途活,現在我是為主而活。這就是「變水為酒」的經歷。

  就外面來說,我這將近七十歲的年紀是次酒,但就裡面來說,我現在是好酒!我信主、愛主、跟隨主這幾十年來,我對這一位主有許多美妙的追求和經歷,主在我身上也有太多奇妙的作為和工作,以至於這「好酒」在我裡面豐富到一個地步,是可以不斷的舀出來給人喝,給人享受。

  直到如今,主耶穌仍然是我的喜樂、我的滿足、我的能力、我的行走、我人生一切的盼望,叫我這一生活在地上有說不出來的價值。不僅這樣,許多人因著嘗到我所供應的「好酒」,他們的人生也改變了。從此以後,他們知道在地上怎麼活著最有享受、最有意義、最有目標、最有前途、最有價值、甚至最能滿足神!

  哦!基督徒生活最美妙的地方就在這裡。

  親愛的朋友,你要知道,你今天如果信了主耶穌,你就和我們一樣,你這「石缸」不僅可以經歷「變水為酒」,還可以舀出來;不僅舀出來,還可以給人喝;人一喝就要說,這是「好酒」!

  朋友們,現在你只要一喊「主耶穌啊!我願意相信你,我願意接受你。」你也可以得著主耶穌這生命的好酒。

主耶穌是常新的好酒

  有的人在大學裡是名教授,開課的時候,有很多人來聽,這樣的教授真是叫人羡慕。但我可以告訴你,當課程結束以後,教授也好,學生也好,虛空的還是虛空,不滿足的還是不滿足。人本來以為的好酒,其實是破酒、爛酒、沒有希望的酒。

  相反的,有的人只是簡簡單單的作事。就外面看,他是次酒;但是就裡面看,因著他得著了主耶穌這「好酒」,他就滿足了。並且從他裡面也可以舀出這「好酒」給人喝,叫人喝了以後,他們的人生也變得豐富、變得滿足了。

  我跟隨主將近五十年了,我從來沒有一個感覺,主耶穌已經被我「用舊」了。房子會舊,車子會舊,連人都會舊,但是主耶穌是常新的!因著我得著了這人生常新的「好酒」,我裡面是何等的歡樂!就我外面的人來說,我已經走到人生的最後一段,我已經從好酒變成次酒了。但是,就我裡面的人來說,我的喜樂、我的享受、我的充實、我對人生的把握,卻越來越豐富。

  現在,朋友們,我盼望你們都能把心打開,接受主耶穌作你的救主。你要告訴主說:「主啊!我願意接受你作我的救主,我願意你進入我的心房,叫我這「石缸」經歷「變水為酒」,叫我充實、叫我滿足、叫我滿溢、叫我活著有真實的意義。不僅這樣,主啊!我願意我裡面滿了可以舀出去供應人,成為人所享受的「好酒」。」

  這一位主,你接受了祂,祂就進來了;你呼求了祂,祂就進來了。祂進來以後,一年、十年、二十年、五十年,你會經歷祂這常新的「好酒」越來越好,越來越享受,越來越豐富,使你在地上的生活有永遠屬天的價值。(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