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神心意的探討

By | 2011/09/06

讀經:
 「太初有話,話與神同在,話就是神。」(約一1)
 「萬物是藉著祂成的;凡已成的,沒有一樣不是藉著祂成的。」(約一3)
 「生命在祂裡面,這生命就是人的光。」(約一4)
 「凡接受祂的,就是信入祂名的人,祂就賜他們權柄,成為神的兒女。」(約一12)


  聖經有兩部分,一部分叫作舊約,是在主耶穌降生以前,主要是由申言者們所寫的。另一部分叫作新約,是在主耶穌降生以後,是由祂的使徒們所寫的。新約的頭四卷是主耶穌的傳記,是由馬太、馬可、路加、約翰所寫的。

 

  約翰是一個沒有受過什麼教育的漁夫,他在十六、七歲的時候,就接受主耶穌的呼召而跟隨主。他寫約翰福音的時候差不多是八十歲,那時他跟隨耶穌已經有六十多年的時光。

  當主耶穌在地上盡職的時候,約翰就和祂在一起。當主耶穌被釘死,復活,被提上升以後,他就在地上繼續主耶穌的工作,直到他離開這個世界為止。

  約翰在地上跟隨主的時候,他是投入了一生的年日。同樣的,一個信主的人也要緊緊跟隨,也要竭力追求。你可不要講,我信主就夠了;我所信的神有好幾個長處,第一,祂保守我家庭平安,第二,祂叫我升官發財,如果沒有機會升官發財,祂就叫我中樂透獎。不,神不是這麼膚淺的。如果祂是這樣一位神,你信不信祂並沒有什麼關係。

  約翰跟隨這位主六十多年了,當他來寫約翰福音的時候,他裡面對神是非常有認識,也是非常有感覺的。他把他一生跟隨主的精華,都寫在約翰福音第一章裡面,這一章是整卷約翰福音書的概述。

  從古到今,人著書千千萬萬冊,全球最大的美國國會圖書館,每天還要收藏不少本新書。這些書有文學的、科學的、藝術的、法律的……等等,就像聖經傳道書裡所說的,「著書多,沒有窮盡;讀書多,身體疲倦。」(傳十二12)我請問你,在這麼多的書當中,到底那一本書是永遠有價值的?

  約翰福音這段開頭的話,可以說是文學中的文學,哲學中的哲學,神學中的神學。從最原始的原始,一直到最適合的人生,以及中間的過程,中間的得著,中間該有的經歷,都在這短短的幾句話裡說出來了。你若是一個尋求神的人,你就懂得聖經中最好的描述就在這幾句話裡面。

太初

  你知道嗎?你生下來是一個初,你進小學是一個初,小學畢業後是一個初,你進大學是一個初,大學畢業後又是一個初。這些初都在時間裡,所以不能叫太初,只能叫起初。

  那麼,什麼叫太初?太初就是所有初的初,一切初的根源就是太初。當神說到祂自己的時候,祂不是講起初,祂是講太初,就是沒有起初的起初。英文把「太初」繙作 in the beginning,這個 beginning,在希臘文裡有兩個意思,一個是行動上的初(beginning of action),一個是存在上的初(beginning of existence)。這個存在上的初就是太初,就是宇宙存在的最起始,換句話說,就是自有永有(self-existent,ever existent),所有的存在都是從這個自有永有的存在來的。

自有永有的神

  你們有沒有人敢講,我的存在是無中生有的?沒有。只有西遊記的孫悟空可以講:我沒有爸爸,我沒有媽媽,我是從石頭蹦出來的,果然是這樣,還是得有一塊石頭,而那塊石頭又是從那裡來的?

  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存在,這存在是從別的人、從別的地方而來的。然後,在你一生中還有許多其他的存在,也都是藉著其餘的事物而來的。譬如,你買了一個房子,這房子的存在,還是藉著許多的人事物,再加上你許多的勞苦而來的。

  約翰第一章所講的太初,是一個存在的初,這個初就是我們的神,祂是自有的,也是永有的。

  聖經所描述的這位神,祂不是人封的,好像中國民間封諸葛亮或岳飛為神一樣;這位神是自有的,這位神是永有的,這位神是神自己。我們人是活在三度空間裡,這位神卻是超過三度空間的。對祂來說,沒有時間、空間的限制,祂是自有永有的;祂不需要人造,祂也不需要人塑造,祂是太初就有的神。

太初有話

  這卷書的開頭和世上所有的書都不一樣。世上的故事多半是:從前有一個小女孩,從前有一個白馬王子,從前有一個大官,或者從前有一個好皇帝。當約翰說到太初的時候,他不是說「太初有神」,他乃是說「太初有話」(約一1)。我想,很少中國人同意這樣的說法。老子說,「道可道,非常道。」這道就是話;換句話說,如果有一句話是可以被說出來的,這話就絕對不是永恆的。不錯,就著人來說,沒有什麼真理;就著人來說,沒有什麼真實;就著人來說,滿了缺欠;就著人來說,滿了限制。但是你要知道,宇宙的存在不是根據人,宇宙的存在乃是根據神,這位神是太初就有的話。

話與神同在,話就是神

  約翰接著說,「話與神同在,話就是神。」(約一1)這話從太初就是神,並且與神同在。譬如說,我的話就是我,我現在說的話與我同在,你們一定可以從我的話裡認識我這個人。神有一個愛好,神也有一個個性,這個個性是:我要講,我要講,我要講,我要講,我要把我的所是,我的所作,我心頭的盼望,這一切一切都說出來。我不是給你們拿到廟裡當偶像燒香的,我是一個活活的神,我要和你們面對面說話。

  這一位神就是話,這一位話也就是神;話就是神,神就是話。這一位神是自有永有的,是活潑的,是有運行的,是要作事的,是有旨意、有目的、有計畫、有經綸的,所以當聖經來描述這一位神的時候,它不把祂叫作神,它把祂叫作話。

  譬如說,你知道一個男子是怎麼得著一個女子作妻子的?我告訴你,是話。無論你長得多英俊,你每天在她跟前晃來晃去,她也天天看你,也覺得你真好,但你卻不講話,最後還是一事無成。

  人一切的工作都是在話裡面。你若問我,你是怎麼把孩子帶大的?我告訴你,我的孩子是在我的愛裡,是在我的供應裡,是在我的關切裡,更是在我的話裡帶大的。同樣的,約翰說「太初有話」,在一切初的根源裡有一個話,或者許多的話,這話就是這一位自有永有的神。祂不是一位隨隨便便的、糊裡糊塗的、馬馬虎虎的神;祂是話,就是真理,就是實際;不僅這樣,這一位神根據祂心頭的願望,根據祂的所是,根據祂的所願,要在地上作出祂的經綸來。

萬物是藉著祂成的

  萬物是藉著這個話,就是這位神而成的(約一3)。這自有永有的一位,因著祂是滿有經綸,滿有計畫,滿有盼望和打算,在祂的計畫裡,祂創造了萬有,祂不僅創造了萬有,祂尤其創造了人。

  這就好像人要成家,還是要靠著話。有一天,你對你所喜歡的女孩說,嫁給我好不好?女孩點頭說「好」,這個家就藉著話成了。

神造人

  你知不知道,當聖經記載這位主創造萬物時,都說得很簡單。神說,要有光。神說,要有空氣。神說,要有陸地。神說,要有植物。神說,要有空中的鳥,要有海裡的魚。神說,要有各種的活物、動物(創一1~25)。好像神造萬物的時候,都是一句話。但是說到造人的時候,根據聖經描述,這位神在祂的決議裡說,「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,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,」(創一26上)神為什麼造人?聖經說,「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、空中的鳥、地上的牲畜和全地,並地上所爬一切的昆蟲。」(創一26下)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,就是撒但和一切跟隨牠背叛的天使,也就是神的仇敵。

  神造人,是給人一個非常崇高的地位,對人有一個非常崇高的盼望的。人的外面像神,人的裡面也像神;人的裡面像神,所以人有神的形像,人的外面也像神,所以人有神的樣式;人成了神所造萬物的中心。

人找神

  我們怎麼知道人有神的形像和樣式?因為只要有人,人就尋找神;只要有人,人就要得著神;只要有人,人就盼望能遇見神。無論你到那裡,無論你在什麼地方,只要有人的地方,不管有沒有文化,不管文明不文明,不管有沒有受教育,你都看見人在那裡拜神。

  如果有人說,我不信這世上有神,你把神拿給我看看。那我就要問了,你開車子,煞車煞不住,眼看就要撞到前面的車子時,你喊什麼?「哦,天啊!」這個天不是神是誰?這就是因為人裡面知道有神。

  神不僅照著祂的樣式,叫人的外面和神一樣,神也照著祂的形像,在人裡面造了一個器官,這個器官叫作靈。所以,只要是人,裡面都有靈。這個靈是為著讓我們感覺需要神,為著讓我們來接觸神,為著讓我們來敬拜神,也是為著讓我們來得著神。

  無論我們說猴子多像人,但是你從來沒有看見猴子蓋個廟,搞個禮拜堂,或用任何儀式來朝拜神,從來沒有,這是因為猴子裡面沒有靈。

  中國人說,「人為萬物之靈」,說出人裡面有靈,人裡面要神,人裡面願意接受神來作人的生命。可惜的是,這個有靈的人,就尋求許多方法來敬拜神,甚至拜的是偶像,他們還以為是在拜神。

人要滿足,必須有神

  我願意告訴你,人不滿足,不是因為他沒有錢;人不滿足,不是因為他沒有房子;人不滿足,不是因為他沒有車子。沒有這些,你固然覺得不滿足,即使你有了錢,有了房子,有了車子之後,你還是一樣不滿足。為什麼?因為人最深處的需要,不是錢,不是房子,也不是車子,甚至也不是美滿的家庭生活;當然人有個好家庭是健康的,但是即使你得著了,你還覺得不夠。在人的裡面,有個最深處的需要,就是神!

  你活了這麼久,作了這麼多的事,有了這麼多的成就,經歷過這麼多人生的豐富,但是當別人羨慕你的時候,你裡面知道,你是何等的虛空;當別人稱讚你的時候,你裡面知道,這不是你所要的。當你沒有得著的時候,很苦;你得著了以後,也很苦;你得著以前,是羨慕的苦;你得著以後,是失望的苦,為什麼?因為神造人,根本不是要人進最好的大學;神造人,根本不是要人有最好的職業,這不是人生的目的;神造人,根本就是要人來得著神的!

生命在祂裡面

  「生命在祂裡面」(約一4),「生命」這個字,在希臘文裡是一個很特殊的字,就是zoe,這個字指明這個生命是非受造的,這個生命是超越時間的,這個生命是勝過死亡的,這個生命是永遠的,這個生命是有大能的,這個生命是豐盛的,這個生命是滿有供應的,這個生命也是滿有吸引的,這個生命就是永遠的生命。

  有一次,主耶穌大聲的宣告說,「凡勞苦擔重擔的,可以到我這裡來,我必使你們得安息。」(太十一28)祂又說,「信入子的人有永遠的生命,不信從子的人不得見生命。」(約三36上)這生命不是因你作了什麼,不是因你願意幹什麼,不是因你有了什麼成就而得到的,這生命的得著與否,完全在於你這個人有沒有神的兒子,就是耶穌基督。人有了神的兒子,有了耶穌基督,人就得著生命;人沒有神的兒子,沒有耶穌基督,人就沒有生命(約壹五12)。

  我們被造了,但是我們虛空;我們被造了,但是我們不完美;我們被造了,但是我們盲目追求;我們被造了,但是我們沒有滿足;我們被造了,但是我們不斷尋尋覓覓。

  你想想看,你這一輩子試過多少件事情?成功過多少次?但是,那一次的成功帶給你永久的喜樂滿足?譬如以住房子的事來說,小房子住久了想換大房子,大房子住久了覺得太空蕩又回到小房子;無論怎麼換,人還是虛空,因為人根本不是為著房子活著。神造人,是要人來得著祂作永遠的生命。

  你所成就的事是小的、是暫時的、是有限的,而神所成就的事是大的、是宇宙的、是無限的。生命在神的裡面;當神成就萬有的時候,祂並不像一個藝術家或科學家,發展了一個東西,或發現了一個東西,把它作出來就算大功告成了。不!神是一個生命家,當祂成就了萬有以後,祂要和萬有的中心 — 人,有一個最好的關係,就是生命的關係。

這生命就是人的光

  人為什麼對待自己的兒子這麼好?因為他的生命在他的兒子裡面,他們之間有一種最親密的關係。同樣的,當你有了神的生命以後,你的生活就在光裡面了,你的行動就有目標了,你的行走就有目的了。你不僅有存在,而且有實質了;你不僅有實質,而且有光了。

  每一個人都喜歡五子登科,就是銀子、房子、車子、妻子、兒子這五子,但是當這五項都有了以後,有的人就說,我已經達到我人生的目的了,現在我有新的嗜好,就是打麻將,玩股票。你看,這樣的人生根本沒有意義。

  我願意見證,我信耶穌快五十年了,我這一生就是服事主。從我在中學的時候,我糊里糊塗的信主,然後愛祂,追求祂,事奉祂。我讀過書,我作過事,我也娶妻生子,但是我知道一件事:我讀書和別人不一樣,因為我讀書是有實質的;我作事和別人不一樣,因為我作事是有實質的;我結婚和別人不一樣,因為我結婚是有實質的;我買房子跟別人不一樣,因為我買房子是有實質的。為什麼我有實質?因為生命在基督裡給我得著了。

  從十幾歲起,我就知道,最好的人生就是滿了主作實質的人生。現在我快要七十歲了,我還要告訴你,這樣的人生最好。以前我講,我要把一生奉獻給主;現在我還要講,即使我的人生還剩那麼一點,我仍要奉獻給主,因為這樣的人生最好。我裡面有一種非常深的感覺,「主啊,為了我這一生,我謝謝你。你給了我真實,我不僅有存在,我的生活多麼扎實,我的存在多有意義。因著我接受你,神聖的生命進到我裡面,因此我有真實,我有方向,我是一個有生命的人。」

  生命是在神裡面,這生命就是人的光(約一4)。當你的存在是在光裡,對你來說,一切都是清楚的:看人是清楚的,看人生是清楚的,看人各種的追求是清楚的,看人生經歷的價值也是清楚的,因為你是一個在光中的人。不僅這樣,在光裡,你就看見了自己,也認識了自己。今天在世上的每一個人並沒有分別,每一個人都在時間的流逝裡,每一個人也都在黑暗裡。惟有那些信耶穌、愛耶穌的人,有永遠的生命在他們裡面,這生命就成為他們的光了。

  生命在神裡面,這生命就是人的光。當這生命來了,這生命就成為你的光,叫你生存有目標,叫你活著有價值,叫你的人生有方向,叫你行走有力量,至終,你這個人完全進到光的裡面去了。

成為神的兒女

  「凡接受祂的,就是信入祂名的人,祂就賜他們權柄,成為神的兒女。」(約一12。)今天,我成為神的兒女了,你知道這件事是怎麼發生在我身上的嗎?在一九五三年一月一日晚上十點,我禱告,「主耶穌,求你救我!」藉著那一個禱告,我得著了生命,我也得著了光,我這一生就改變了。今天我可以見證說,感謝主,我現在有權柄作神的兒女了,因為我信入了耶穌基督,我接受了耶穌基督。祂今天是我的救主,祂今天是我的存在,祂今天是我的真實,祂今天是我的光,祂今天是我生活行動的實際。我敬拜祂,我也愛祂。

  現在,你若要接受祂,你就要告訴祂,「主啊,我接受你,我接受你作我的救主。我活在地上夠久了,我的掙扎夠多了,我的奮鬥夠長了,我的勞苦夠累了。主啊,現在我要告訴你,我不僅有存在,我還需要真實,我願意得著生命,這生命要在我的裡面。主啊,我願意接受你,叫我作一個有生命的人,叫我作一個活在光裡面的人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