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的自我需要對付

By | 2008/10/20

人的自我需要對付

10/20/2008,週一

        在我們的家庭生活和教會生活中,神有祂主宰的神聖安排。對於我們的家庭生活,聖經上說,「丈夫是妻子的頭,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;祂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。」(弗五23)對於教會生活,聖經上說,「我願意你們知道,基督是各人的頭,男人是女人的頭,神是基督的頭。」(林前十一3)因此,在家庭生活中,丈夫是妻子的頭;在教會生活裡,弟兄是姊妹的頭。

        這樣的安排有一個為難。一般說來,很少有丈夫了解他們的妻子,也很少有弟兄能夠了解姊妹,然而他們卻是姊妹們的「頭」。因此,作姊妹要比作弟兄難多了。丈夫作妻子的頭,弟兄作姊妹的頭,這是百分之百照著聖經而有的實行,可是它似乎很不合理,也很不公平。

        基督作弟兄的頭是很合理的,因為主了解他們,主可以告訴弟兄們說,「我知道你是誰,我知道你的情形,我了解你。」但是弟兄卻無法對姊妹說「我了解妳」,因為弟兄並不清楚姊妹的情形。丈夫也無法對他的妻子說,「我了解妳」,因為很少有丈夫是真正了解妻子的。所以,要弟兄順服主是比較容易的,要姊妹順服弟兄或者丈夫就不容易了。這在家庭和教會生活中都是一個實際的情形。

        在現今的社會裡,女孩子從小就受教導,不要輸給男孩子,因此無論在學校裡或是在職場上,她們往往表現得比男性好。可是一旦結了婚,她們發現,過去的「手下敗將」現在竟然要作她們的頭,她們怎麼能接受這個事實?或者,一個屬靈情形不如自己的丈夫,忽然間成了她的頭,她要怎樣來順服呢?教會生活也是一樣,或許讓姊妹們來作長老,在處理教會的事上會少犯一些過錯,因為姊妹犯的是小錯,弟兄犯的是大錯;姊妹犯的錯通常不是那麼要緊,弟兄所犯的錯可能讓整個教會有了偏差。因此,有的人會認為,如果讓姊妹來帶頭,教會生活說不定會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聖經只是簡單的告訴我們,「丈夫是妻子的頭,男人是女人的頭」。為什麼主是這樣命定呢?為什麼主安排男人作女人的頭呢?我相信主所在乎的,不是誰作頭的問題,而是權柄的問題。當我們面對權柄這個問題時,所當對付的就是「自我」這一件事。一個自我越強的人,他就越不容易服權柄。在宇宙中誰的自我最強?不是神──祂甚至為我們捨了祂自己;也不是弟兄們──他們太粗糙了,可能根本不在乎自我的問題;自我最強的是姊妹,姊妹們是非常以自我為中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 為什麼女人要服在男人的權柄之下?為什麼妻子必須服從丈夫的權柄?為什麼神在祂的主宰裡要這樣命定?就是因為幾乎所有的姊妹都有很強的自我,而且姊妹的自我又和弟兄的自我不一樣,弟兄的自我比較容易對付。

        舉例來說,丈夫和妻子吵架,多半誰贏?表面看來,通常是丈夫贏了,實際上卻是妻子贏。大部分作妻子的都很聰明,知道怎樣來贏得勝利,知道怎麼來對付丈夫,而大部分的丈夫卻不知道怎樣來應付妻子。

        而且,這個「自我」還會隨著時間而不斷的成長,不斷的發展。特別是結婚之後,女人的自我可能會擴張到那作權柄的丈夫身上。如果她不是活在教會生活中,她可能會強迫丈夫照著她所喜歡的方式生活,逼著丈夫有成功的事業,有豐富的收入。如果她活在教會生活中,這樣的自我就更危險了。在教會中的姊妹通常喜歡嫁給屬靈的弟兄。可是一旦結婚了,她看見弟兄不是那麼的「屬靈」,她可能就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 妻子常常想要強迫自己的丈夫更顯明、更有功用,於是丈夫就成了她「自我」的一部分。姊妹也很可能要求她的丈夫成為她理想中的某一種人。比如,她可能會想:我生下來就是姊妹,不能作長老,但是起碼我可以讓我的丈夫作長老!妳看,她嫁的不是一個丈夫,而是心目中的理想,是對丈夫的期望。姊妹用丈夫來達到自己內心的期望,丈夫成為她達到目標的工具,這都是姊妹「自我」的顯出。

        因為姊妹的自我比較強,所以主對於姊妹就特別強調權柄這件事。在教會中,當弟兄們來在一起時,很自然的就知道誰應該帶頭;但是姊妹們來在一起,就不是那麼容易決定誰帶頭了。在教會生活中,最難的就是決定姊妹中間誰來帶頭,似乎不論你指定誰,都會冒犯其他的姊妹,因為所有的姊妹都欣賞自己過於別人。如果有一個姊妹是她們所欣賞的,那必定是非常屬靈的姊妹。

        這就是為什麼,神要命定丈夫是妻子的頭,男人是女人的頭。女人的個性中有一種特別的東西,是她很難勝過的。只要她的自我一出現,你就很難和她有交通。如果她喜歡你,她會完完全全的支持你;如果她不喜歡你,即使你說的話和別人沒有不同,她也會很強的否定你。

        作妻子的心裡可能會想:讀聖經,我丈夫比我厲害;傳福音,他很有功效;他在聚會中禱告,大家都大聲阿們;在實際的服事上,他也很能幹;只有一件事是他不知道的,就是他不知道教會中真正的情形,可是我知道。同樣,作妻子的常常覺得她知道家中最重要的事,所以她會堅持己見,直到說服丈夫為止。等到她贏了之後,她才告訴丈夫說,你來作頭!

        妻子常會對她的丈夫說,「你為什麼不作頭?」你想,當妻子說這話的時候,誰是真正的頭?丈夫之所以無法作頭,實在是因為他的妻子滿了意見。如果妻子不是意見那麼多,不是那麼堅持自己的意見,丈夫不就自然作頭了嗎?丈夫沒辦法作頭的原因,就是因為妻子已經叫他降服了。這樣的情形就說出,基本上,姊妹們有比較強的自我。

參閱:《給妳,親愛的姊妹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