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語出口的操練──為主說話時的膏油

By | 2008/11/19

話語出口的操練──為主說話時的膏油

11/19/2008,週三

        一個為神說話的人,當他起來為神說話時,他首先要注意裡面的膏油,過於注意話的內涵。換句話說,一個為主說話的人,他要隨時注意主在他裡面應時的說話,他要為主說出不是他原來所預備的話。因此,他必須注意膏油,過於注意話的內涵。

        當你為主說話時,你不要去「救」你的信息,你也不要有一個意念,一定要把信息講得完全、講得透徹才行。許多時候,我們是盼望把所預備的整篇道都說出來,於是我們拚著命去救我們的信息,非把它講完不可,這就是過分注意道的內涵,那麼,膏油就沒有了。你要注意膏油,因為膏油就是三一神的神聖生命的運作。

        你為主說話之前,你裡面就要有膏油。你裡面若沒有膏油,你就要會認罪、會呼求主、會禱告、會唱詩。藉著這些屬靈的操練,它叫你這個人進到膏油的裡面去。然後,在為主說話的時候,你還要會聯於膏油。你一旦發現失去了膏油,你要學習在說話的時候把膏油找回來。你的話語與你裡面的膏油必須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    同時,當你為主說話、發表你的內涵時,你的內涵和你靈中的膏油、你話中的膏油要一致。為主說話完全是靈的事,不是預備多少的問題。但是,也不是說不要預備。你可以預備很多,但是它不是預備多少的問題,乃是靈中膏油塗抹的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 為神說話時,內涵必須和靈中的膏油、話中的膏油配合、一致。譬如說,我很有負擔要講主是愛,我就說,「原來基督的愛困迫我們……叫我們活著的人,不再向自己活,乃向那替我們死而復活的主活……」(參林後五14-15)我是說主的愛。當我為主說話時,我話中的內涵必須和靈中的膏油一致,因為真正賜人生命的乃是靈。靈的運行就是膏油,膏油才能叫人活、才能叫人真正摸著主的愛。如果離開了膏油,即使我的話是真理,甚至是高深的真理,這些話仍然沒有果效。

        我們經常看見,有的弟兄為主說話時,他只有三分鐘或一分鐘的膏油。開頭時,他讓人覺得真有供應,真有衝擊力;但經過了三分鐘之後,你覺得他越講越乾,甚至你希望他快快坐下。這就是他沒有膏油了。

        為什麼沒有膏油?有三種可能:第一,他的生命只有這麼多,他生命的度量只有這麼深,他生命度量的極限就是只能講三分鐘的話。第二,他平常對心思的操練不夠,他的心思是一個粗野的心思。所以,他為主說話時,這粗野的心思一旦出來,就把膏油抹殺了。即便他還有負擔,還應該講,但因著他平時的操練不夠,就叫他無法再把膏油推出來。第三,可能是聖靈不要他再講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那麼,我們如何面對沒有膏油的情形呢?如果你清楚是聖靈不要你再講,你就要學習不再講。如果你覺得還有負擔,主還要你講,這時怎麼辦?你要用靈、用聖經的話來產生膏油。不要乾喊,「哦,主耶穌!哦,主耶穌」,這不能產生膏油,反而會抹殺膏油。

        首先,你要會用靈,你要用靈來推這個膏油,有時經過這麼一推,膏油就出來了。若是膏油還出不來,你就知道是主不要你講了。還有,你也要會運用主的話。在你所預備的內涵裡,總會有幾節聖經,你要會重覆這些主的話,因為重覆主的話很容易產生膏油,這樣你就能在主的話裡再生出話來。

        我舉個例子。大約四十年前,有一位全時間的弟兄不是太會講道。但是,按照當時的定規,全時間的弟兄都要練習傳福音。那位弟兄是真的不會講道,有一天輪到他講時,大家就很緊張。但是很奇妙,他一直重覆一句話,「回家吧,回家吧!背道的人回家吧!」每講幾句話,就來一句「回家吧」。我很少聽到這麼好的一篇道。不是他會講,而是他不斷的用主的話把靈推了出來,他就在主的話裡產生了膏油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,我們要認識缺少膏油的原因,好來合適的有所反應。第一,你若已經照著你生命的度量,講了你能講的,你就照著你的度量講。第二,若是主不要你再講了,那麼你要會煞車,要停止說話。第三,如果主還要你講,但你的心思不夠練達,你就要用靈來推主的話。不要乾澀澀的喊主,但你可以輕輕的嘆息,藉著歎息再來聯於主,使你再與主相聯。再講的時候,你要會用靈把你的話推出來,或者用聖經的話來產生膏油。

        弟兄們要領會,為主說話的過程,就是一個膏油塗抹的過程。如果膏油塗抹停止了,為主說話就該停止。你可以注意,有的弟兄釋放信息時,他並沒有用力氣,也沒有大聲,或特別用靈;但是他一開口就有膏油,這膏油越來越豐富,一直到信息結束。這樣的講道叫人不覺得長,總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,好像一下子聚會就結束了。為什麼?因為他為主說話的過程,就是一個膏油塗抹的過程。你一邊聽他的話,一邊你裡面就得著生命的供應。這就是藉著膏油的塗抹帶給你生命的供應。

        末了,你要學會,若不能帶進膏油,就不要說話。這是一個很難的學習。如果你已經試著操練靈,也學著運用聖經來推出靈,結果還是不能帶進膏油,你就不要再說話了。不能帶進膏油,就不要說話。你只說有膏油的話。

參閱:《與職事是一,說健康的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