渴慕神和神殿的生活

By | 2008/12/09

渴慕神和神殿的生活

12/09/2008,週二

        在詩篇四十二篇裡,我們看見,教會生活有時像是可拉的後裔所經歷的一樣,不但流離失所,而且失去了神的見證。教會生活的光景常是乾旱的,是缺少神的,是缺少神的同在的,是缺少神的顯現的。但詩人在這裡卻似乎願意告訴神:「神啊,我的全人切慕你,我要出一切代價、不顧一切的來得著你,好像鹿切慕溪水一樣(1節)。」

        詩人似乎是說,在神之外,我什麼都看不見。我知道我的神是活的,我知道我的神負我一切的責任。當我切慕祂,願意出一切代價、丟棄一切事物,來得著這一位神的時候,我就要問神:「神啊,什麼時候我才可以面對面的來看見你呢(2節)?」然而詩人所思想、掛念的,不是個人的處境,乃是他所承擔的見證(教會)。他心想,當我有這樣一位活神,我出一切代價來為著祂,我願意看不見任何事物,我也願意和祂面對面的時候,為什麼我還這樣被人羞辱,人還來質問說:「你的神在哪裡呢(3節)」?於是他晝夜以眼淚當飲食(3節上)。

        同時,詩人想到他從前與眾人同住,用歡呼讚美的聲音,領人到神的殿裡的時候,大家守節,那是何等榮耀的情景(4節)!他知道,神啊,像我這樣一個人,無論怎樣願意來愛你都是不夠的。我渴慕與眾人同住,好到你的殿裡,和眾人一同守節。當外面的一切叫人非常失望、非常沮喪的時候,詩人卻認識,「應當仰望神」(5節)。當你遇見神,也看見神的時候,祂的臉面就成為你的救恩,你還要讚美祂(5節下)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,當詩人的魂裡憂悶的時候,他卻說:「我要從約旦地,從黑門嶺,從米薩山記念你。」(6節)約旦地,就是降卑的意思。黑門嶺,就是經過死而復活的實際。黑門,在希伯來文裡的字根意思是毀滅,或是神聖的所在。這表明基督經過了十字架的死,得著復活的大能,以及升天的超越;祂已經顯現出來,除滅魔鬼一切的作為。

        詩人說,「我要經過降卑的過程,我要經過死而復活的過程,我要從米薩山來記念你。」當你站在黑門嶺中的米薩山時,你可以看見以色列全地。一面來說,我降卑自己,我與基督同死;一面來說,我也與基督復活了,我享受到復活的超越。如今我站在屬天的境界裡,來與神一同觀看神在全地的旨意。哦,神啊,我是在這樣的情形裡來記念你,來享受你!

        在這時候,神的響應是強的。神說,你要找我嗎?你為著教會的荒涼嘆息嗎?你覺得沒有路嗎?當我的瀑布這樣發聲的時候(7節),我就把我的旨意、我的目的、我的工作、我心頭的願望、我今天所作的、我今天所要作的、我這些日子所要作的、我在教會中的心意、盼望、要求,都告訴你!當神把祂深處的感覺告訴你的時候,你也在你的深處產生了響應。當神把祂深處的願望啟示給你的時候,你也在你的深處得著了一種印證、把握、執著和託付。當神把祂裡面所要的旨意傾倒給你的時候,你也能夠有敞開的靈,接受神在地上的工作。深淵與深淵響應(7節下)!

        然而,當你在屬天的境界裡,與神一同享受屬天的超越的時候,神的手在你身上卻有一種的壓榨,你完全活在巨浪洪濤的環境中(7節)。當你這樣裡外都受攪擾的時候,詩人卻告訴主,「主啊,我告訴你,我真正跟隨你,乃是在黑夜的時候(8節)。你給我的好的日子多了,我就把你忘了;你若是給我艱苦,這艱苦的時候,也就是我歌頌、禱告那位賜我生命的神的時候(8節)。」

        最後,詩人說到,不僅他裡面是哀慟的,他外面是茫然的,他也不知道往後到底該怎麼辦(9節)。甚至敵人打碎他的骨頭(就是叫生命受摧殘)(10節),他也還能常常享受主,有一張喜樂的臉,因為,「祂是我臉上的光榮」(11節)。神在他身上的救恩,從他的臉上彰顯出來了。

參閱:《詩篇中的教會生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