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

By | 2008/12/13

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

12/13/2008,週六

        詩篇第二篇第6節,「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──我的聖山上了。」

       「已經立…」表明一個在已過永遠裡的事實。也就是說,在神還沒有造人的時候,主已經被立了。世人還不存在的時候,這位受膏者就已經被立。

        你觀看天地,為什麼有宇宙?為什麼有萬物?為什麼有人類?這都是因為先有了祂。神說:我已經立了這位救主,我已經立了祂,這是既成的事實。

        「立」也可以譯作「膏」,它的字根主要是指祭物的澆奠。這個澆奠的奠祭,是一個甘心的奠祭。也就是說,我已經把自己完全奉獻了,我又再加上一個奠祭。好比說,有一杯酒,你把這一杯酒倒空,那個倒空就是奠祭。「立」的字根是澆奠的「奠」,這表明從開頭神立基督的時候,祂已經有了旨意,有了目的,有了經綸,有了計劃,有了打算,有了執行,祂是完全要負一個責任的。

        世上的君王,世上的臣宰,打算這個,打算那個,盼望成全這個,盼望成全那個,這一切都成了可笑的。神要說,「我現在要來告訴你,在這一切還沒有存在的時候,我已經立了我的基督,祂要把我心頭的願望完完全全執行出來。」

        這個「奠」表明,我們的主一面是被立,另一面,祂的被立是叫祂在神面前被澆奠、被傾倒出來,好滿足神的心意。當祂被立的時候,祂已經有一種認知,「我的被立,乃是叫我有一天把自己完全傾倒出來,成就神的旨意。」

        聖經說,「凡住在地上,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冊上的人……」(啟十三8)這一位羔羊是在創世以前就被殺的一位。也就是說,人還沒有存在,也還談不上墮落的時候,救主羔羊就已經在神永遠的定旨裡被殺,因為祂的被立乃是聯於神的經綸。「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──我的聖山上了。」

參閱:《詩篇中的神聖經歷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