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种的患难

By | 2009/05/02

保罗写哥林多后书的序言非常特别。他赞美神,叫他的一生成为一个他所不配得的一生;他也赞美神,这位神给他的带领是何等的高、何等的深、何等的属天!神把他带到一切的患难里面,也叫他在一切的患难中经历神是他的安慰。这种安慰不是虚空的言语,这种安慰乃是一个实际,叫人不只摸着安慰的话,更是摸着这位安慰的神(一3)。这种安慰也不是叫人在心思里得着理论上的安慰,它乃是叫人的灵里得着供应、得着充实,叫人里面有一种喜乐的情形。保罗所经历的患难,不是受圣灵管治、击打的患难,而是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,叫他多受基督的苦楚(西一24,林后一5)。

圣经里题到的患难有两种,一种是「配为这名受辱」,就是为着基督的名受羞辱(徒五41);另一种是「虚己的患难」,正如基督本有神的形像,反倒虚己,取了奴仆的形像,存心顺服,以至于死,且死在十字架上(腓二68)。保罗成为一个被人低看、经历苦难的人。他的全人被摆在羞辱的里面,他不是为主的名受一点患难而已,他乃是全人活在患难里。

许多时候,我们受的苦难不过是自己惹来的。读书不用功,考了五十九分;开车超速,被警察开罚单;作了某一件事,被神对付了一下……这些苦难并不能建造教会。使教会得建造的患难,乃是因着我爱基督、我爱教会、我活在神的面光中、我在一切事上经历基督,这位主就来剥夺我、破碎我、叫我虚己、叫我成为奴仆的形状。这种十字架的苦难,乃是把我这个人摆在羞辱的里面,要叫我成为一个可以安慰别人、鼓励别人、把基督带给别人的人,叫我成为一个为着教会与基督同受患难的人。(馨香之气)